史海拾趣:一孔之见:吾未闻恶酒如恶恶者!

李德裕退朝,多与亲表裴璟破体笑语,询以新事。李问:更有何说?裴云:别无新事。但昨曰坡下郎官集送某官出牧湖州,饮饯邮亭,人客甚众,有仓部白员外末至。崔骈郎中作录事下筹,白自以卑秩,人乘凌竟,更不敢固辞。上次酌四大器,白连饮三器讫,余一器持之,而请第四器名。崔郎中云:亦别无事,但何必要到处出头脑?白踉跄仆予下座,竟不饮而去。坐中有笑者,有缩头者,但不知此官人今曰起得未?李大怒曰:何由可耐!弟斯言果有之乎?曰:固然。又问:弟知白员外所止否?璟曰:知其某坊某曲。李曰:为某传语曰:员外请至宅。白捧命,又忧恐。比至,李曰:久欲从容,中外事屏,然旬朔不要出人事。既而白授翰林学士。崔骈汾州刺史,续改洛州刺史,流落外不复更游郎署,终鸿胪卿。

 

~~~~~~~~我是信达雅的分割线~~~~~~~~~~~

 

李德裕下班回家时,(很少和其它人聚会喝闲酒),只经常与自己的表亲裴璟坐下,喝喝茶,说说话,气氛轻松,话题放得很开,也常常向裴璟了解最近有什么新鲜事。

 

某天,李德裕又和裴璟坐在一起,边喝茶边讲笑话,过了一会,李德裕问,最近有什么新鲜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