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吹来了丝丝凉风,对于炙烤了一天的我,这风的抚慰给了我丝滑般的愉悦。

风,很奇怪。看不见却能够感觉。冬天,你恨它。夏天,却又时时刻刻想它。

它,没有形状,却能够改变形状。它,没有喉咙,却能够发出声音。

它,貌似软弱,却又威力无穷。

威风凛凛,凉风习习,风姿绰约,玉树临风,美女帅哥全来了。

歪风邪气,兴风作浪,捕风捉影,闻风丧胆,牛鬼蛇神也来了。

是好是坏,角度不同而已,一直以来,我最喜欢的是中庸二字。